告示版

悼念Andrew Hunter (全球性工作者网络的主席)

xiyan的头像

全球性工作者网络沉痛哀悼Andrew Hunter于2013年12月26日逝世。他是全球性工作者网络和亚太区性工作者网络的创始人之一。

他突然离世是性工作者运动和艾滋病治疗权益运动的极大损失。他没有留一句话,而我们只有流睙。我们的思念和心意,都奉送给他的长久伴侣Dale还有他的朋友和家人,陪伴他们渡过这个艰难时刻。(来源:NSWP网站)

暗访偷拍男性工作者引起公愤(南華早報)

xiyan的头像

Gay rights groups outraged over network's hidden camera footage of male sex worke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4/1/14)

Gay rights groups are calling for Southern Television Guangdong to publicly apologise for using hidden camera footage of an undercover reporter meeting with a male sex worker.
(多个同志权益组织要求南方衞视公开道歉,因为其记者暗访偷拍一名男性性工作者。)

Statement: Chinese Southern Television violated professional ethics and detrimental to AIDS prevention

xiyan的头像

The recent Television Programme by the Chinese Southern Television Satellite Channel (TVS-2) concerning sexual activities was one that violated professional media ethics, and shown to be detrimental to AIDS prevention and care in China. The so called "coverage" on sexual activities was appalling and provoking, in the sense that it has played to the gallery and provided to the audience an inaccurate, exaggerated and discriminating perspective.

促取消對性工作者的收容制度

xiyan的头像

權益團體亞.洲.促.進.會呼籲中國當局取消針對女性性工作者的收容制度。
BBC中文網-2013年12月10日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後公布的關於深化改革的相關決定強調,要完善人權司法保障制度,並宣佈廢止已在中國實行了超過半個世紀的勞動教養制度。

不過,目前尚不清楚針對性工作者實施的類似收容制度是否也會被廢止。

總部設在紐約的亞.洲.促.進.會發表最新報告說,「以教育和康復的名義,一項惡劣的制度正在對中國的性工作者進行任意拘禁」。報告記錄了警察在拘禁女性性工作者過程當中的不當行為,以及監禁這些女性的鮮為人知的「收容教育」制度。

報告說,在收容教育制度下,性工作者及其顧客被長時間剝奪人身自由。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求助书(转发)

xiyan的头像

我叫熊灿标,大家都叫我小熊。我是一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我的生活与普通人看起来没什么不同。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是这样觉得,就算是我最初发现感染HIV的时候,2008年,东莞的一个朋友带我去检测的。但那时候我不相信,现在想起来那种对艾滋病置之不理的态度,心底里是根本接受不了的。之前我有一个男朋友,后来他家里人知道了(我们在一起),不让他再跟我来往,把他关在家里。我能体谅他,父母对这个(同性恋的)事都不理解的,他们只是希望你跟其他人一样,结婚生子。老人是希望你好,希望你幸福,但是他们不明白这样的生活反而让我们更痛苦。

2011年的时候我对自己的事想了很多,包括自己感染艾滋病的事,逃避了这么久总要面对。我就去疾控做了检查。一周以后他们打电话来告诉我去取结果。阳性的。当时怎么讲,初时心态比较平静吧,但最后也哭了。躺在床上,睡了一整天。心里也想过要自杀,但又怕我死了我母亲怎么办,再没有人关心她了。

页面

Subscribe to 告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