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庆祝取得一系列跨性别维权的胜利

xiyan的头像

不用再被迫绝育、离婚或被确诊为精神 [原文/Chinese translation]Europe Celebrates a String of Trans Rights Victories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

在欧洲,值得跨性别人士庆祝的事件并不多。欧洲的三十三个国家都要求本国跨性别人士进行绝育手术、离婚或被确诊为精神病才能获得国家对其性别的官方认同。

但过去的几周里,欧洲见证了跨性别人权胜利的异常的燎原之势。无论国家大小, 跨性别人士及间性人(或称两性人、双性人阴阳人)权利的胜利此起彼伏。

上星期,芬兰宣布将停止强制跨性别人士通过离婚或节育方式来获取官方的性别认同。公告让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兴奋了一个月之久,因为挪威以及瑞典也随即在四月份发表了相似公告。与此同时,葡萄牙也修改了劳动法, 增加了有关反对性别认同歧视的保护措施。

然而最有影响力的还属于地中海一个很小的天主教国家——马耳他。

四月一日,马耳他通过了一项性别认同的法律,可以说是在争取跨性别及间性人的人权平等上世界范围内史无前例的一项法律。该法禁止对性别认同以及性别特征的歧视,同时也禁止所谓“正常化”双性人婴儿及儿童的手术(世界上首次明文禁止),并废除了对个人为获取性别法律地位的一些强制要求:包括手术、激素疗法、强制离婚以及精神、心理和其他治疗。

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下文简称PACE)也取得了一个胜利,通过了一项决议来呼召停止上文所提及的各种性别法律认同的限制,在反歧视法中纳入性别认同一项,并在正式文件中为有需要人士提供第三类性别一栏。议会大会还呼吁四十七个成员国建立一个清楚、透明的跨性别认同的法律以及法律程序。

我很荣幸出席了这次理事会辩论会,这次会议提出了富有开创性的决议。历史在演变,议会大会的每一个成员都轮流要求纠正对跨性别人群长期以来的不公。

小部分持反对意见的议会成员提出了十四项修正案,它们有可能改变决议中的许多激进的方面,但每一个修正案都被议会否决。虽然在会议期间不应当鼓掌欢呼,但是仍出现多次鼓掌喝彩。佩特拉·德(Petra De)是PACE里唯一的跨性別女性,她的发言也得到了持久的掌声。理事会主席还向她表示感谢。

若非支持者们坚持不懈的努力,此项决议不可能会被通过。辩论会之前,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所支持的欧洲跨性别平权运动组织Transgender Europe,以及荷兰的LGBT组织CoC-Netherlands,支持了一个周边会议活动。活动中,五位跨性别權益倡導者分别讲述了他们的争取与挣扎。他们来自五个不同的国家:法国、爱尔兰、立陶宛、土耳其以及乌克兰,这些国家的有关性别认同的法律及其实施都具有歧视性质。

比如,来自乌克兰的组织"洞悉"(Insight)的尤里·弗兰克(Yuri Frank)讲到一位因乌克兰东部的冲突而选择逃亡的跨性别人士所面临的一些特殊困境。因为政府拒绝承认他的性别,他的旅行受到严重限制。为了躲避生命的威胁,他不得不依靠欧盟护卫来协助他通过检查站。

 

然而这个春季,我们所见证的飞速进步表明了欧洲一些跨政府组织在关于跨性别人士及间性人的权利问题上,可能越来越接近文化上的转折点。整个欧洲有许多突破的迹象。如果势头不减,我们或许可以发现自己已身处一个新的开放性社会——一个认同每一个个体的社会。

2015/5/11
作者: Anna Kirey (开放社会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
译者: 大仙儿 (深圳夕颜义工)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