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NSWP支持國際特赦組織的聲明信

xiyan's 的頭像

全球性工作者項目網絡(NSWP)希望藉由這個機會,來表達我們支持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訴求性工作除罪化的決心與政策草案─此草案為表定將在2015年8月7-11日舉辦的國際理事會會議中將被採用的。這個政策草案立論於國際特赦組織在許多國家中,針對將性工作罪罰化所造成的人權衝擊所做的在地研究發現,並納入2014年的諮詢─包含世界各地許多性工作者的聲音─也就是最深受這個提案影響的社群。

NWSP也要強烈的嚴正譴責反婦女販運聯盟(CATW)攻擊國際特赦組織提案的聲明、公開信與線上連署。CATW的立場是汙名化的、歧視的,且扭曲了事實,將性工作與人口販運混為一談。最重要的是,它忽略了性工作者的真實生活經驗,將他們的聲音消音,並且還要設法讓會增加性工作者受暴風險、污名與歧視的法律系統持續存在,這些也限制了他們接觸健康與社會服務的管道。再者,CATW也無視於大量不爭的證據,以及國際單位的發現,例如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Joint United Nations Programme on HIV/AIDS)也建議政府應努力往性工作除罪化努力,The Lancet醫學期刊最近發行愛滋與性工作者特輯,也同樣建議性工作應除罪化,指出「性工作除罪化在各種環境中的HIV傳染過程中影響至鉅,在未來十年將可以避免33-46%的HIV病毒感染」。

NSWP的會員包含237個由性工作者領導的組織,位於全球的71個國家,包含當地組織,也有全國組織或區域性網絡。我們的區域性網絡在南北半球代表數以千萬計的性工作者,積極反對性工作罪罰化,以及其他法律的壓迫。

在2013年,NSWP在諮詢全球會員後,代表NSWP會員與組織會員代表的性工作者,發布了一個「性工作、人權與法律的共識聲明」。該共識聲明指出與聚焦於八個已被許多國家認可且批准為基本人權的權利─這八個權利在許多國際人權公約與國家憲法中是被確立的,但是通常性工作者都被否定有這些權利。下列是被性工作者指出最容易被否定的基本權利:

1. 集結與組織的權利

2. 被法律保障的權利

3. 免於暴力的權利

4. 免於歧視的權利

5. 免於被隨意干涉且有隱私的權利

6. 健康的權利

7. 移動與移民的權利

8. 有工作的權利且能自由選擇工作

NSWP也想要強調最近世界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在2014與2015年的兩份報告。這些報告是對於全球在人權實踐的年度回顧,並且將全世界超過九十個國家的人權關鍵議題做了摘要。報告的焦點,著重於柬埔寨、中國、越南、希臘、黎巴嫩與美國對於性工作者人權的侵犯。2015年的報告也探討近期在加拿大的〈社區及受剝削者保護法案〉(Bill C-36 Protection of Communities and Exploited Persons Act,簡稱PCEPA)所帶來的立法變化。PCEPA被引進加拿大,是為了回應2013年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要廢除之前法院視為違反性工作者的權利與安全的限制。人權觀察報告指出,「C-36法案,將所有在公共場合出現的性交易訊息交流入罪化,不管是要提供性服務、或是要尋找性消費、廣告宣傳或是因為性交易而獲取利益等各種資訊流通都被禁止。這個法案嚴重地限制了性工作者採取自我保護手段的能力,例如篩選顧客。將性交易的資訊流通入罪化,將嚴重衝擊到街頭的性工作者,其中大多是原住民、窮人或是跨性別者,如此將會迫使他們在更危險、更隔離的地點工作。」

對性工作者的人權侵害,則包括了任意拘留(柬埔寨)、懲罰性的取締、強迫愛滋篩檢、隱私侵害以及衛生單位人員的不當對待(中國)、強迫性工作者接受生活復健(越南)、對疑似為性工作者的人進行拘留並且強迫愛滋篩檢(希臘)、將性工作者(以及藥物使用者和LGBT族群)以強迫監禁進行不當對待與酷刑(黎巴嫩),以及將保險套的使用作為性工作的證據(美國)。這份報告呼籲,針對自願的成人性工作者除罪化是基於以下的事實,在性工作被入罪化(包括罰嫖)的地方,就是允許因污名與歧視而發生的人權侵害,使得性工作者被視為不配得到同等基本人權的次等公民。

在此重申主要國際組織的結論:「當法律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將性工作者、他們的客戶以及第三者予以入罪化或處罰…將徹底破壞HIV和性健康方案的效果,並且限制了性工作者與客人尋求這些方案的協助」。

性工作者與他們的盟友們致力推動性工作的全面除罪運動,是為了要:

促進安全的工作環境:性工作者可以基於保障安全而結伴工作,以及能開放直接地與客人和經紀人溝通,無須遭受警察的不斷侵擾。在紐西蘭,過去十年來對性工作的除罪化,在促進性工作者的人權及工作權上有所助益。紐西蘭的人權審查法庭(Human Rights Review Tribunal)在2014年一月,由於一位女性遭遇一間威靈頓妓院違反人權的事件,做出一項具里程碑的裁定。這個女人在受到妓院的經理騷擾和毆打後,出面對娼館的經紀人和老板提起訴願。這個訴願受到支持,並且這個女人得到巨額賠償。

增加健康服務的可得性,並降低性工作者感染愛滋與性病的風險:由於罪罰化降低了性工作對自身工作場所與風險的控制,增加取得健康與社會服務的困難,使得性工作者不成比例地承擔愛滋與性病的風險。舉例而言,在許多國家,警察會以現場的保險套作為性活動的證據,來舉證拉客或開娼館的意圖。如果保險套能夠當作從事任何起訴性交易相關行為的證據,那麼這將使持有或供應保險套的意願降低,實際上會是懲罰保險套的持有,也衝擊性工作者保護自身的能力。這與世界衛生組織在手冊中呼籲各國要「在所有性工作地點鼓勵『安全』的工作場所以及保險套的取得」並且「終止執法的官方在執勤時以保險套作為性工作證據」是相違背的。

增進性工作者公平正義的保障:除罪化能移除性工作者通報其遭受強暴或其他犯罪的主要阻礙,因為對性工作者來說,罪罰化的環境經常導致他們害怕被逮捕或其他各種形式的懲罰(比如喪失孩子的監護權)。這也能減少對性工作者施加暴力卻免於刑責的情況發生。

減少警察的侵害與暴力:警察經常是性工作者遭受侵犯時的加害人。在性工作罪罰化的環境,警察便能以逮捕、脅迫性服務、強暴和公然侮辱的威脅形式,對性工作者玩弄權力。以南非和烏干達為例,警察時常會強迫疑似性工作者的人,在脖子上穿戴吹脹的保險套在公共場合遊行。

協助因應剝削與脅迫的發生: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在愛滋與性工作的指導手冊中,表示「性工作者自己通常是最清楚誰是被誰人口販運進性交易,而性工作者本身也最有動力在工作中去阻止這種奇怪的事發生」。性工作的入罪化,將阻礙性工作者組織在反人口販運上所做的努力,而且會使得性工作者更容易被錯誤地歸類是被人口販運的人。許多反人口販運的作法,被故意使用來遏阻性產業,並且經常誇張地搭配反移民者的說法。反人口販運的行動,必須立基於人權原則上並以證據為基礎,而不是負面地對性工作者權益造成衝擊影響。

來源 http://www.nswp.org/news/nswp-issues-statement-support-amnesty-internati...

Tags: